当前位置:久久散文网 > 杂文 > 一块钱(散文)

一块钱(散文)

一块钱(散文)

文/白云

眼下一块钱人民币可以说是最小的货币支付单位了。曾几何时,在我童年时期的六O,七O年代,一块钱的购买力相当不小呢。那时一斤羊肉5角,牛肉4角7分,水萝卜2分钱一大把,奶油冰棍5分钱一根。就是一个壮劳力满勤干一个月才挣18块5。这都是几十年前的往事了。

一块钱(散文)

去年9月我也到了退休的年龄,一下子闲下来身体上心理上还适应不了,多年养成的老习惯像是在身体里装了个闹钟,起床时间响,上班时间响,这一天到了上班的时候又走出家门,上了车才想起来上个星期单位还给我开了退休离职欢送会,办公室里的私人物品还在后坐椅上堆放着没顾得上整理。空落落的无处安放的心情顿时涌了上来,扭头看了看后坐椅上那些熟悉的物品,原本好好的,却从书架上,抽屉里,桌子上拿走了,以后在这个世界上可能再也不会有原来那么适合的位置放置它们了,该怎么处理它们还没有想好呢,猛然间想到那些个物品,不就是现在的我吗。一个没有班上离开了工作岗位的人。和这些物品一样离开原来的环境。

枯坐了一会儿,车库里昏暗的光线,让我有了出去走走的想法。

大街上的人还真不少,有推着婴儿车在树荫下唠嗑的,有的提一篮子蔬菜从早市上回来,说话嘻嘻哈哈挤满人行道穿统一款宽松服装的是一群中老年妇女不用猜肯定刚跳完广场舞。这些人都有个共同之处,脚步缓慢自然闲庭信步一般。以前上班下班只盯着路口的红绿灯,注意身边穿行的车辆,从来没有关注过在你的身边在马路的另一侧有一群这样生活的人。

时令已入初夏,这座边远的草原小城仿佛刚刚接到春天的指令,小草怯生生的探出浅绿色的脑袋,像是对一阵阵变换不同方向的风充满了警觉,最适宜草原气候的白杨则有条不紊的安排着自己的日子,枝条柔中有韧的伸展开来,太极拳手一样,那架势像是早已洞悉了这个节气的底牌,叶苞似一队队训练有素的士兵,一夜之间就齐刷刷的站稳了枝头。

这样漫无目的沿着大街走了一段路,一辆公交车悄无声息的从身后划了过去。车身上花花绿绿涂满了商品广告,像个放大了的汽车玩具。平时闲聊说起了这个小城也为打造旅游名片,倡导低碳绿色出行,全市十余条公交线路清一色更换了电动大巴。前方不远就是个站点已经有三两个人在哪里等车。突然间有了个想法为啥不以车代步,从公交车上看看这个城市呢。

车上的人不多,六七个人的样子,大概是这个时段错过了高峰期,前面的人依次拿出一块钱纸币投入钱箱,我在衣兜里摸索了一阵,只有一张20块的现金,先找个空位坐下,看看司乘人员有没有其他的解决方式。刚一落坐,司机师傅就扭过头,刚上车的请戴好口罩现在是疫情期间注意自我防护。没有买票的请买票。车子随即驶出站点。话肯定是说给我的,才注意到这是个无人售票车马上扶着椅背走到司机的旁边,告诉他没有零钱,司机师傅头也没回背台词一样,也可以用手机支付,扫你左侧车窗上的二维码点击公众号加关注进入平台就可付款了。按照他说的程序操作好几遍也没能进去他说的那个平台。原来以为和在超市付款一样,打开手机一扫就好了。公交车上的付款还需要填写个人信息,也许是疫情的原因加上车子在行驶过程中的摇摆填写的信息一直没能通过。这时车子又停靠在一个站点。坐在我后面的人起身向车门走去,临下车打开手包取出一块钱对着司机师傅说他的车费我替他付了。然后看看我,你肯定是头一回做公交,一次一块钱,从起点到终点一个价很方便的。我连个感谢的话还没说她就下车走了。从穿着上看她该是个50多岁的妇女,碎花上衣休闲裤配一双旅游鞋。干净利落脚步轻快。只是口罩遮住了脸,没能看清她的面容。

车子继续行进,我的眼睛在车门处停留了好一阵子,现在的一块钱对于哪个人都算不上什么,可是一个陌生人却在一个公共的场所帮助素不相识的人解除了他的窘境,她的这个行为让我的心绪起了些许微澜,现今社会经济增长科技进步,国强民富已非往日可比,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包括血缘亲情在一些平常琐事的处理上都把金钱当做了一把尺子。金钱在人们心里的位置大于或者超越了所有,凡事都能和金钱扯上关系。刚才这位被口罩遮住了面孔的女士,用她的行为告诉我其实我们这个民族淳朴善良的美德依然没有缺失,只是被一只簿簿的口罩遮住了而已。

2022.2.18

作者简历:

白云,蒙古族,中国矿业作协,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1981年写诗。在《草原》巜诗歌报》《星星》《诗湖》巜中国诗影响》等发诗300余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