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久久散文网 > 杂文 > “狮子叭儿”发怒

“狮子叭儿”发怒

  “狮子叭儿”发怒

  文/于世涛

  儿时,大庙的前院有一排平房,这就是当时的供销社。在供销社门前的小广场上,坐立着两尊石雕狮子,我们都管它叫“狮子叭儿”。“狮子叭儿”肥头大耳,体硕态憨,双目圆睁,张嘴昂首,形象逼真,很是招人喜爱。我们这些半大小子经常围着“狮子叭儿”玩儿“老鹰抓小鸡”的游戏;偶尔也有淘气的小子爬到“狮子叭儿”头上站着往下浇尿……

“狮子叭儿”发怒  第1张

  每当这时,就会招来大人们的喝斥。妈妈曾私下里严厉地对我说:“不许到狮子叭儿身上去耍,不吉利!”后来发生的事,应验了妈妈的话。

  那年腊月二十三过小年。我和六指儿、胡栓、小占、二川、毕三等七八个人一起在“狮子叭儿”旁边放鞭炮玩儿。我们在供销社买来八分钱一盒的“老白杆”香烟,点燃后用来放鞭炮。小占玩儿的花样最多,他把小鞭儿点着后扔在狮子叭儿嘴里,让鞭炮在里面爆炸,听起来声音脆快多了。快到吃晚饭的时候,小占从挎兜里掏出一颗“二踢脚”,说放完“二踢脚”就回家吃饺子。他问谁敢用手拿着放,大家都没人敢应声。小占就在“狮子叭儿”前拢了个土堆儿,把“二踢脚”插在上面,他把棉帽子耳朵往上卷了卷,趴在土堆儿前点燃了“二踢脚”,就听“咣”的一声,我们大家都不约而同地仰起头往天上看去,又是“咣”的一声,“二踢脚”没有在天上炸响,而是在小占的棉帽子里爆炸了。只见小占满脸是血,仰脸朝天躺在地上不省人事。我们都吓坏了,赶忙跑着去小占家报信。

“狮子叭儿”发怒  第2张

  第二天,听说小占在去沈阳医大的半道就死了。小占的爸爸说:“到哪去都没救了,左侧太阳穴被炸了个拳头大的窟窿。”

“狮子叭儿”发怒  第3张

  那年,小占正好十二岁。他妈妈哭得死去活来,整个年都没过好。也有信迷信的人说,“狮子叭儿”显灵了,谁让他大过年的往“狮子叭儿”嘴里扔鞭炮了?

  从那年起,我和小伙伴儿们再也不敢到“狮子叭儿”跟前去玩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