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久久散文网 > 杂文 > 上表谏迎佛骨「韩愈《谏迎佛骨表》」

上表谏迎佛骨「韩愈《谏迎佛骨表》」

  • 杂文
  • 2022-07-17 00:05:07
  • 2076

  在网友聊上表谏迎佛骨,我们或许都听过,有人问韩愈《谏迎佛骨表》,还有人想了解韩愈谏迎佛骨表上奏后为何惹得宪宗大怒,这到底怎么回事呢?实际上谏迎佛骨表原文翻译及赏析呢,下面小编就来告知网友们上表谏迎佛骨,让我们详细了解一下吧。

韩愈《谏迎佛骨表》(又名《论佛骨表》)全文的两种翻译及赏析原文及翻译赏析 以下文字资料是由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后发布的内容,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谏迎佛骨表原文:

臣某言:伏以佛者,夷狄之一法耳,自后汉时流入中国,上古未尝有也。昔者黄帝在位百年,年百一十岁;少昊在位八十年,年百岁;颛顼在位七十九年,年九十八岁;帝喾在位七十年,年百五岁;帝尧在位九十八年,年百一十八岁;帝舜及禹,年皆百岁。此时天下太平,百姓安乐寿考,然而中国未有佛也。其后殷汤亦年百岁,汤孙太戊在位七十五年,武丁在位五十九年,书史不言其年寿所极,推其年数,盖亦俱不减百岁。周文王年九十七岁,武王年九十三岁,穆王在位百年。此时佛法亦未入中国,非因事佛而致然也。

汉明帝时,始有佛法,明帝在位,才十八年耳。其后乱亡相继,运祚不长。宋、齐、梁、陈、元魏已下,事佛渐谨,年代尤促。惟梁武帝在位四十八年,前后三度舍身施佛,宗庙之祭,不用牲牢,昼日一食,止于菜果,其后竞为侯景所逼,饿死台城,国亦寻灭。事佛求福,乃更得祸。由此观之,佛不足事,亦可知矣。

高祖始受隋禅,则议除之。当时群臣材识不远,不能深知先王之道,古今之宜,推阐圣明,以救斯弊,其事遂止,臣常恨焉。伏维睿圣文武皇帝陛下,神圣英武,数千百年已来,未有伦比。即位之初,即不许度人为僧尼道,又不许创立寺观。臣常以为高祖之志,必行于陛下之手,今纵未能即行,岂可恣之转令盛也?

上表谏迎佛骨「韩愈《谏迎佛骨表》」

今闻陛下令群僧迎佛骨于凤翔,御楼以观,舁入大内,又令诸寺递迎供养。臣虽至愚,必知陛下不惑于佛,作此崇奉,以祈福祥也。直以年丰人乐,徇人之心,为京都士庶设诡异之观,戏玩之具耳。安有圣明若此,而肯信此等事哉!然百姓愚冥,易惑难晓,苟见陛下如此,将谓真心事佛,皆云:「天子大圣,犹一心敬信;百姓何人,岂合更惜身命!」焚顶烧指,百十为群,解衣散钱,自朝至暮,转相倣傚,惟恐后时,老少奔波,弃其业次。若不即加禁遏,更历诸寺,必有断臂脔身以为供养者。伤风败俗,传笑四方,非细事也。

夫佛本夷狄之人,与中国言语不通,衣服殊制;口不言先王之法言,身不服先王之法服;不知君臣之义,父子之情。假如其身至今尚在,奉其国命,来朝京师,陛下容而接之,不过宣政一见,礼宾一设,赐衣一袭,卫而出之于境,不令惑众也。况其身死已久,枯朽之骨,凶秽之余,岂宜令入宫禁?

上表谏迎佛骨「韩愈《谏迎佛骨表》」

孔子曰:「敬鬼神而远之。」古之诸侯,行吊于其国,尚令巫祝先以桃茹祓除不祥,然后进吊。今无故取朽秽之物,亲临观之,巫祝不先,桃茹不用,群臣不言其非,御史不举其失,臣实耻之。乞以此骨付之有司,投诸水火,永绝根本,断天下之疑,绝后代之惑。使天下之人,知大圣人之所作为,出于寻常万万也。岂不盛哉!岂不快哉!佛如有灵,能作祸祟,凡有殃咎,宜加臣身,上天鉴临,臣不怨悔。无任感激恳悃之至,谨奉表以闻。臣某诚惶诚恐。

韩愈《谏迎佛骨表》白话文翻译1

臣某陈说:我认为佛教,不过是外国人的一种法术罢了。从后汉时传入中国,上古时从来没有。 上古时,黄帝在位一百年,活了一百一十岁;少昊在位八十年,活了一百岁;颛顼在位七十九年,享年九十八岁;帝喾在位七十年,享年一百零五岁;帝尧在位九十八年,享年一百一十八岁;虞舜和大禹,也都活了一百岁。那个时候天下太平,百姓安乐长寿,然而中国并没有佛教。 那以后,殷朝的商汤也活了一百岁。商汤的孙子太戊,在位七十五年,武丁在位五十九年,史书没有说他们活了多少年。推断他们的年龄,大概也都不少于一百岁。 周文王享年九十七岁、周武王享年九十三岁,周穆王在位一百年,此时佛法也没有传入中国。他们并不是由于信奉佛教,才活到这样的高寿。 汉明帝的时候,中国开始有了佛教。明帝在位才仅仅十八年。明帝以后国家战乱,皇帝一个接着一个夭折,国运不久长。 宋、齐、梁、陈、元魏以来,信奉佛教越来越恭谨虔诚,立国的时间和皇帝的寿命,却更加短暂。 只有梁武帝做了四十八年的皇帝,他前后三次舍身佛寺做佛僧,祭祀宗庙不杀牲畜作祭品,他本人每天只吃一顿饭,只吃蔬菜和水果。但他后来竟被侯景所逼迫,饿死在台城,梁朝也很快灭亡。 信奉佛教祈求保佑,反而遭到祸患。由此看来,佛不足以信奉,是十分明白的道理。

本朝高祖皇帝在刚刚接受隋朝天下时,就打算废除佛教。当时的群臣,不能深刻领会先王的旨意,不能了解从古到今,普遍适用的治国措施,无法阐明并推行高祖皇帝神圣英明的主张,以纠正信奉佛法这种社会弊病,废除佛教这件事,于是就停止没有实行。我对此常常感到遗憾。 我认为睿圣文武的皇帝陛下您的神圣、英明,几千年来没有人比得上。陛下即位的初期,就不准许剃度人当僧尼道士,更不准许创建佛寺道观,我常以为高祖皇帝消灭佛教的意愿,一定会在陛下手中得以实现,现在纵然不能立即实现,怎么可以放纵佛教,转而让它兴盛起来呢?

如今听说陛下命令大批僧人,到凤翔迎接佛骨,陛下自己则亲自登楼观看,将佛骨抬入宫内,还命令各寺院,轮流迎接供奉。 我虽然十分愚蠢,也知道陛下一定不是被佛所迷惑,才做这样隆重的道场来敬奉,希望求得幸福吉祥的。不过是由于年成丰足,百姓安居乐业。顺应人们的心意,为京都的士人和庶民,设置奇异的景观,以及游戏玩乐的东西罢了。哪有像您这样圣明的天子,而去相信佛骨有灵这种事呢? 然而,老百姓愚昧无知,容易迷惑难于清醒,如果他们看到陛下这样做,将会说陛下是真心诚意信奉佛法,都说:「天子是无所不通的,还一心敬奉信仰佛,老百姓是何等样的人。怎么可以更加吝惜身体、性命而不去献身为佛徒呢? 于是,他们就会焚灼头顶和手指,成十上百人聚在一起,施舍衣服钱财,从早到晚,辗转着互相倣傚,唯恐落在后边。老少奔波著,丢弃了他们所从事的工作和本分。如果不立即加以禁止,佛骨再经过各寺院,必定有人砍掉胳臂,割下身上的肉来奉献佛陀。伤风败俗,四方传为笑谈,这可不是小事啊! 佛本来是不开化的外国人,和中国言语不通,衣服样式不同,嘴里不讲先王留下的合乎礼法的道理,身上不穿先王规定的合乎礼法的衣服,不懂得君臣仁义、父子之情。假如他至今还活着,奉了他的国君的命令,来到我国京城朝拜,陛下容纳接待他,不过在宣政殿接见一次,由礼宾院设一次酒筵招待一下,赐给他一套衣服,派兵护卫让他离开我国境内,不许他迷惑百姓。 何况他已经死了很久,枯朽的指骨,是污秽不祥的死尸的残留部分,怎么可以让它进入宫廷里! 孔子说:「严肃地对待鬼神,但却离他远远的。」古代的诸侯,在他的国家举行祭吊活动,尚且命令巫师首先用桃枝扎成的苔帚,举行「祓」礼,以消除不祥,这之后才进行祭吊。 现在无缘无故地取来朽烂污秽的东西,陛下亲临观看它,却不先让巫师消除邪气,不用桃枝扎成的苔帚扫除污秽,群臣不说这种做法不对,御吏不指出这种做法的错误,我实在感到羞耻。 我请求将佛骨交给有关部门,扔进火里水里,永远灭绝这个佛僧骗人的根本,断绝天下人的疑虑,杜绝后代人的迷惑。使天下的人知道,大圣人的所作所为,远远地超出普通人之上,这岂不是大好事吗?岂不是十分快乐的事吗? 佛如果真的灵验,降下灾祸的话,那么,一切的祸殃,都加在我的身上吧,老天爷在上面看着,我绝不后悔埋怨。 我不胜感激恳切之至,谨奉献上这个表章让陛下知闻,诚惶诚恐。

韩愈《谏迎佛骨表》白话文翻译2(趣味译文)

亲爱的宪宗你好,我韩愈认为,爬行潜伏在中国的所谓的那个佛教,只不过就是一种不开化的猴子的文化,这种文化从东汉时流窜进中国。在这之前,中国社会上,从来没有过这种玩意。以前,黄帝在位一百年,寿命百岁。少昊当了皇帝八十年,寿命也超过了一百岁。颛顼在位七十九年,活了九十八岁。帝喾在位七十年,活了一百零五岁。帝尧在位九十八年,活了一百一十八岁,帝舜和帝禹,也都活了一百多岁。在这段时期,中国天下太平,百姓生活安乐而且都很长寿,在这样的美好社会中,中国并不存在佛这种玩意。 再往后看,商朝的皇帝汤,也活了一百多岁,汤的孙子太戊在位九十七年,武丁在位五十九年,史书上没有写他们的寿命有多长,不过从其在位年数来推算,寿命也都不会低于一百年。周文王,寿命九十七岁,周武王九十三岁,周穆王光当皇帝就当了一百年,寿命可见更长。在这时候,佛法这玩意也没有流窜进中国,可见,这些圣王们,之所以把天下治理的这么好,寿命也都活的这么长,跟佛法这鸟玩意,一毛钱的关系也没有。

汉明帝时,中国才开始有所谓的佛法流窜进来,明帝在位不过才十八年。在明帝之后,天下开始陷入混乱和灭亡相继的时期,后面那些朝代国运和国祚,都不怎么长。宋齐梁陈北魏这些朝代,对崇拜佛法这鸟玩意,越来越恭敬,但是他们的国祚却越来越短了,皇帝们的在位时间也越来越短。只有梁武帝萧衍那厮,在位时间稍微长了点,也不过只有四十八年。在这短暂的四十八年里,萧衍这厮前后三次舍身施佛,我真想问问萧衍,你这是信佛啊,还是卖淫啊。 萧衍这货佞佛不说,在祭祀祖先的时候,贡品里连肉都舍不得给祖先吃。不仅不给祖先供奉好吃的,他自己也一天只吃一顿饭,只吃些水果和蔬菜。即便他这样恭敬,不舍得吃不舍得用,什么好东西都供奉给佛那鸟东西,但是佞佛的结果呢,被侯景揍的稀里哗啦,活活饿死,国家也随之灭亡。萧衍这厮,给我们提供了什么样的深刻教训呢,那就是,妄想通过巴结佛来求得福报,不仅不会得到什么好报,反而还会招致灾祸。宪宗同学,我跟你说啊,萧衍的惨痛教训说明,佞佛是没有前途的,你可得长点心眼吧。

上表谏迎佛骨「韩愈《谏迎佛骨表》」

你的祖先,李渊同志,受隋朝的禅让建立唐朝,这位我们尊重的长者,他早已看穿了佛教这些卑鄙的伎俩和把戏,打算跟大臣们商议,要不要铲除这妖妄的猴子文化。而当时的大臣们,一个个都是缺心眼的抠脚大汉,不能深刻领会和学习,李渊同志的精神和思想,也不懂古代天下为什么治理的那么好,明帝之后尤其是萧衍那厮,为什么又治理的那么烂,这群蠢货,他们什么都不懂。他们不懂这些大道理,所以也就没有想到佛教会给社会带来的长远隐患和弊端,于是呢,李渊要灭佛的这个事,就被这些愚蠢的抠脚大汉给搁置耽误了,我一想起这个事,就恨不得穿越过去,掐死这群蠢货。

我们敬爱的宪宗大圣人,你是这么的神圣英武,几千年几百年以来,都没有其他皇帝可以跟你相提并论。你还记得当初你刚登基时,是多么的聪明吗,你禁止正常人剃度光头为神棍寄生虫,也不准给神棍寄生虫盖房子住。那时候我真崇拜你,真爱你呀,以为伟大的高祖李渊的未竟之事,可以在你手上完成。可是时至今日,即便你没把李渊未完成的伟大事业给完成了,可是你也不能转脸去干萧衍那种恶心事啊。你一个好端端的聪明人怎么可以突然一下子就变的这么愚蠢呢,我韩愈表示看不懂,我不服,我的心都快要被你搞崩溃了。 今天听说,宪宗童鞋,你打算令一群大光头迎接光头大统领的尸块骨灰去凤翔楼,你还想亲自屁颠颠的跑到楼上去看那坨脏兮兮的小尸块,参观完之后,你还想用轿子把这坨小尸块抬到皇宫里面去,还打算让一群吃饱撑的没事干的光头寄生虫供奉这坨小尸块。不知道是不是我韩愈太蠢了,我真看不懂你这是搞的哪一出。打死我我也不信,你会蠢到去佞佛的地步。如果非要解释你这种荒唐的行为,只能说,你是想借助这个事,来祈福对吧。你只是觉得大家平时都吃饱了撑的没事干,给大家找个乐子看对吧,弄个小尸块当玩具逗逗我们的对吧,你并不是认真的对吧。真希望我看到的都是假的,如果你是真这么蠢,宪宗童鞋,你还记得当年南京城的萧衍那厮吗,你还记得他是怎么死的吗,他的国家是怎么亡的吗。 所以,我就知道,你是逗我们玩的,你这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会干这么蠢的事呢。但是,虽然你只是想逗逗我们玩,但是很多百姓傻子比较多,看你拿小尸块当玩具逗我们开心,他们却都会当真的,他们会真心的去热爱那坨小尸块。 他们会说:「天下的大圣人,宪宗同志,都崇拜那坨小尸块了,我们老百姓哪里能跟金枝玉叶的皇帝比供奉小尸块呢。你皇帝只是消遣,而我们要达到你的程度,只能像萧衍那样去卖淫了,舍了性命去陪你玩,去佞佛。」 于是这些疯疯癫癫的无知陋民,百十个人的,这里一小撮,那里一小撮,成天不干正经事,吃饱了撑的就挠自己的脑袋瓜子,挠自己的手指头,把衣服口袋里面的钱,都拿出来,施舍给大光头们。他们这群疯子,再怎么高估他们的无聊程度都不为过,他们干这种事,可以从早干到晚。而且他们也会互相传染,争相效仿。今天你挠一个手指头,明天就有人敢挠八个手指头。不用多久,天下百姓,老老小小的都去折腾这种疯疯癫癫的事了,我们的百姓,都变成了神经病,那我们的活谁来干,天下还有人干正经事吗。 如果到了这种地步,还不加以禁绝的话,后面这群神经病会更加的丧心病狂。他们就会把所有的钱都拿来给光头盖房子住,开始搞窝点,聚众搞萧衍那套卖淫行径。这群神经病,会把自己的胳膊砍掉,会把身上的肉,一小块一小块的都割下来,来讨大光头们的欢心和垂怜。额滴个神呐,到了那一步,连萧衍那厮,都比不了这群神经病了,太可怕了。宪宗童鞋,你治理的国家,要是伤风败俗成这样,岂不是要笑死人了。

那个什么狗屁的浮屠,不过就是个天竺猕猴,与中国言语上不通,说的乱七八糟的蛮子话。衣服穿的也像个猴。这个大光头,他嘴里不说高贵的中国话,身上也不穿高贵的中国服饰,也不懂中国的规矩,不懂中国的君臣之义,父子之情。他为啥不懂呢,因为他只是一个猴啊。猴怎么可能理解人类的文明呢。 假设这个猴到现在还活着的话,奉他国家的外交使命,来我大唐长安城,宪宗童鞋,即使你不嫌他恶心,勉强接见他,也不过只是外交行为,说点场面话,管顿饭,吃完饭给这要饭的买件衣服,打发他滚蛋,再找士兵押著把他弄出去,看着他省的他沿途妖言惑众。 何况现在,这个大光头,死了不知道有几百年了,骨头都烂成渣了,这死人的破烂骨头,一坨小尸块,既不吉利,又污秽肮脏,怎么可以把这么恶心的玩意,弄到皇宫里来呢。宪宗童鞋,我暗暗的想,你想干这个事,是不是因为你脑子被雷劈了?你不嫌恶心,我韩愈还嫌恶心呢,唉,受不了了,我先去吐一会。

孔子说,要敬鬼神而远之。古代的诸侯,国家要办丧事,尚且还要让一群神棍跳跳大神,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不吉祥的鬼都赶跑,然后才开始正式的办丧事。 而你今天,莫名其妙的弄一坨污秽肮脏的小尸块过来,还不嫌恶心的自己要跑过去观摩,而且你看就去看吧,看之前连点防护措施都没有。不懂得事先捉捉鬼,避避邪,你这么瞎搞胡搞,朝中大臣没一个说不合适的,御史也不告诉你,你这么干,会闯出来什么妖蛾子祸端。这群蠢货,我和他们当同事,简直是我韩愈的耻辱。我怎么会有这么愚蠢的上司和同事啊。 我觉得吧,你不仅不应该去跪舔那坨小尸块,而且应该把这小尸块交给尸检部门,用水煮烂了,再用火烧成灰,让这坨小尸块,永久的从地球上抹掉,断了那些神经病们的念想,也省的再祸害我们的子孙后代。 宪宗童鞋,你要是真这么做了,我韩愈一定会敬你是条汉子。天下人也都会敬你是条汉子,那些神经病怕这怕那的,你比他们不知道要英明神武了多少倍,你干了件大圣人一般的大好事,我韩愈,天下百姓都敬你是条汉子,这难道不是个大好事吗?岂不是一件很痛快的事嘛。

陛下你别怕,有我在呢。如果那大光头真的灵验,能降下灾祸的话,那么,一切的祸殃,我韩愈帮你挡着,即便它真把我怎么样了,我也觉得没什么,谁怕谁啊。宪宗同学,你弄的这个破事,让我百感交集心里很是爆炸,现在我把我的想法都写出来了,你看看,这种破事真的不能干,希望你三思而后行,你要是还不听我的劝,我真的是对你很无语了。

谏迎佛骨表影响

韩愈没能阻挡宪宗迎佛骨,还险些丧命。韩愈卒于长庆四年(824),过了二十一年,到唐武宗会昌五年(845),“秋七月,诏天下佛寺僧尼并勒归俗”。这是佛教“三武之难”的最后一次大劫难,又称“会昌之难”。前两次是北魏太武帝和北周武帝诏令灭佛的法难。会昌之难,时间很短,到第二年五月,新上台的唐宣宗皇帝就“诏上京增置八寺,复度僧尼”。佛教极盛时,与官吏、百姓矛盾很深,在这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佛教受到严重打击,元气大伤,从此再也不能重现当年盛况。韩愈的文学地位大大扩大了他的反佛思想的影响。因此,可以说,韩愈的谏迎佛骨为唐武宗灭佛作了舆论准备。韩愈作为文学家、儒学家对宋明时代也有深刻的影响,宋明时代,儒家辩论时常指对方为“释教”、“禅学”。朱熹把佛学当作当代的墨杨之学,要像孟子辟墨杨那样,大破释教,以“辟佛”为己任。总之,韩愈的谏迎佛骨,虽然在当时没有明显的实际效果,而在几年、几十年以后,他的反佛思想在社会上产生了极大影响。

谏迎佛骨表创作背景

谏迎佛骨,是中国历史上儒佛矛盾斗争的一个重大事件。外来宗教与本土的传统思想不相适应,经过几百年的磨合,佛教逐渐被中国人所接受。晚唐几个皇帝都是佛教的信仰者,佛教盛极一时。当时有识之士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依据儒学思想,提出反佛的意见。在唐宪宗元和十四年(819),儒佛矛盾以一种激烈的形式暴发了。元和十四年是开塔的时期,唐宪宗要迎佛骨入宫内供养三日。韩愈听到这一消息,写下《谏迎佛骨》,上奏宪宗,极论不应信仰佛教,列举历朝佞佛的皇帝“运祚不长”,“事佛求福,乃更得祸”。但韩愈没能阻挡宪宗迎佛骨,还险些丧命。 诗词作品:谏迎佛骨表 诗词作者:【唐代】韩愈 诗词归类:【劝谏】

  以上就是久久散文网小编为大家整理关于上表谏迎佛骨和韩愈《谏迎佛骨表》的相关内容,希望对您有所帮助,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