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久久散文网 > 杂文 > 小说悲惨世界简介(悲惨世界梗概350)

小说悲惨世界简介(悲惨世界梗概350)

  • 杂文
  • 2022-07-07 07:26:11
  • 2260

米里埃尔出身法国贵族,1789年因法国革命流亡意大利,后来作为传教士回到故乡时偶遇拿破仑,被任命为迪涅教区的主教。正直的米里埃尔将教会提供的豪华房子与隔壁寒碜的医院互换,还把自己的大部分俸禄送给贫民和慈善组织。

米里埃尔全家过着简朴的生活。为了不难为管家,他只保留了一套银餐具和两个银烛台。他常为穷人辩护,成为社会偏见的批评者和普及教育的提倡者。他受到了教区居民的爱戴,赢得了“欢迎”的绰号。

小说悲惨世界简介(悲惨世界梗概350)

1815年10月,一个累饿交加的流浪汉来到迪涅城,他叫让·瓦尔让。做过树木修剪工,因为偷面包服刑5年,又因多次逃跑被加刑14年。黄色身份证暴露了他的前罪犯身份,城里好多地方都拒绝接纳他。最后他来到了米里埃尔的房子前。善良的米里埃尔请他吃饭,还让他免费过夜。但夜里他偷了米里埃尔的银器后逃跑了。

第二天一早,警察发现了他包里的银器,把他带到了米里埃尔家里。米里埃尔却声称银器是送给让·瓦尔让的,他被立即释放。米里埃尔还把银烛台送给他,希望他以后做个诚实的人。深感羞愧和困惑的让·瓦尔让狼狈地逃到了乡间,又抢了一个男孩的银币。孩子哭喊着离开,他被自己的卑劣行为刺痛,试图还给对方却没有成功。19年来他第一次哭了,他发誓要做一个正直的人。深夜,他跑到米里埃尔房子前的台阶上祷告。为实现诺言,他隐瞒身份,来到滨海城市蒙特洛伊城,改名马德兰。

巴黎有四个富裕而要好的大学生,他们都有来自下层社会的情妇。托罗米耶斯的情妇方汀最小,是吃政府救济的孤儿。托罗米耶斯他们经常开四个情妇的玩笑。后来他们各自送给自己的情妇一封信,借口父母不允许他们来往而断绝了与她们的联系。其他三个女人似乎并不吃惊,最伤心的是方汀,因为她怀孕了。

几年后,方汀带着孩子回到了家乡蒙特洛伊城。她知道女儿柯赛特是私生女,将影响自己的工作。在一家旅馆她邂逅了带着两个女儿的泰纳迪埃夫妇,对方答应帮她照顾柯赛特,但每月必须给他们寄钱。其实泰纳迪埃夫妇是骗子,他们强迫柯赛特做沉重的家务活,穿破衣服,经常打她。他们典当了柯赛特的衣服,还借口对方是私生女想勒索方汀更多的钱财。

方汀发现家乡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要归功于马德兰。他带来了生产黑玻璃的新方法,引发了一场制造业的革命;他还从大火中救出了两个孩子。这些都打动了国王,于是任命他为该市市长。方汀在马德兰的工厂里找到了工作,但没文化的她不慎泄露了私生女的事,厂方以道德败坏的罪名解雇了她。方汀到处借钱满足泰纳迪埃夫妇的贪欲,最后在卖掉了门牙和头发后沦为妓女。一个晚上,方汀和一个骚扰她的男子发生了冲突。对方用雪球打他,她则撕咬对方。警探沙威逮捕了她,要关她六个月的禁闭。马德兰介入此事,放了芳汀,并答应照顾她和柯赛特。因被解雇而误解了马德兰的芳汀朝马德兰吐口水,在对方一再允诺下芳汀差点晕过去。沙威对马德兰的做法很生气,他本来就怀疑马德兰是他过去曾经看守过的一个叫让·瓦尔让的罪犯,他决定调查马德兰。

芳汀得了肺病,不断恶化。马德兰继续照顾她,还寄钱给泰纳迪埃夫妇,但他们拒绝将柯赛特送还芳汀,因为她还有利可图。这时沙威来访要求辞职,说自己发现让·瓦尔让扮成了一个叫尚马蒂厄的人。此人因抢劫再次被捕,正在受审,沙威要去阿拉斯城作证。马德兰拒绝了对方的辞职,自己也陷入了矛盾中。如果自我暴露,尚马蒂厄就会被释放;如果继续隐藏,又对不住自己的良心。

法庭上,尚马蒂厄言辞笨拙无力给自己辩护,沙威出来作证,三个月前与让·瓦尔让共同坐牢的狱友也来作证,他们都说尚马蒂厄就是让·瓦尔让。这时,马德兰通过秘密通道进入法庭,打断了审判,坦白自己就是真正的让·瓦尔让。法庭赦免了尚马蒂厄的罪责,在混乱中让·瓦尔让逃回蒙特勒伊来帮助芳汀。沙威追踪而至,让·瓦尔让请他帮忙领回柯赛特,却受到了沙威的嘲笑, 没有看到女儿到来的芳汀被惊吓而死。让·瓦尔让愤怒地挣脱了沙威,斥责他的冷酷。夜里,让·瓦尔让越狱,处理完自己的财产后前往巴黎,芳汀被埋在了公墓里。

1823年,一艘名叫“奥里翁舰”的军舰停泊在土伦港,一个海员从桅楼上掉下来,他抓住软梯吊在那里,大群人没有人愿意去冒险救那个海员,只有一个带着锁链的罪犯请求去救他。军官同意了,那罪犯爬上帆索,救了那个海员。正当大家夸赞那个罪犯的英勇举动时,罪犯却突然掉到了海里,再也没有爬上来。他其实是让·瓦尔让,最后他被宣布淹死了。

此时,8岁的柯赛特仍然在泰纳迪埃夫妇的淫威下艰难生存,他们打她、饿她,还纵容溺爱自己的女儿爱波尼娜和阿泽尔玛,但对自己的儿子加弗罗什却很恶劣,把他看成多余的人。一群旅客来到了旅馆里,泰纳迪埃夫妇逼迫柯赛特去树林里打水。那里又黑又冷,令人恐惧。柯赛特拎不动装满水的水桶,她只好向上帝哭诉,这时,一个善良的人帮她从肩上拿下了水桶。

他就是让·瓦尔让,他也惊讶这么快找到柯赛特。回到旅馆,他对柯赛特受到的非人待遇很震惊,他掏钱让柯赛特享受圣诞夜的快乐,还给她买了一个贵重的玩具。第二天直接要求把柯赛特送给他,两个贪婪鬼故意抬高价钱。让·瓦尔让没有还价,放下1500法郎就带着柯赛特离开了。后悔少要钱的贪婪鬼追上去纠缠他们,声称没有芳汀的允许不能带走柯赛特,让·瓦尔让出示了芳汀留下的纸条。泰纳迪埃还想耍赖,但碍于让·瓦尔让强壮的身体只好作罢。

让·瓦尔让把柯赛特看作他的孙女,他们找到一个叫戈尔博屋的破房子住下来;他因乐善好施赢得了邻居的厚爱人们称他为“实施人的叫花子”。很快,打扮成乞丐的沙威追踪而来。夜里,沙威悄悄来到破房间里查看情况,他甚至取名杜蒙住下来监视他们。让·瓦尔让决定尽快离开这里。两人匆忙收拾财物逃离破屋,但沙威带着警察紧盯不放。最后,他们跑到了一条漆黑的巷子里,结果是个死胡同。沙威已经带着巡逻队追了过来。危急时刻,让·瓦尔让施展攀爬绝技,用一根系在路灯上的绳子系在柯赛特身上。让·瓦尔让爬上墙后把她拉了上去。当沙威带人过来时,他们从另一侧逃离了。

很快,他们发现进入了一个神秘的花园里,而且听到了音乐。那声音是从一个人系在腿上的铃铛发出的。惊愕中让·瓦尔让给了他100法郎,恳求能够借住一晚上。意外的是,这人刚好是让·瓦尔让在蒙特勒伊马车底下救出的割风伯伯。知恩图报,割风伯伯不但让他们住在这个小皮克普斯修道院里,还帮他在这里找了份工作,两人暂时安顿下来。

修道院里教规严厉,不允许男人随便进入,允许存在的男人只有大主教和园丁。园丁们腿上必须系着铃铛以提醒修女们他在附近。修女们还开办了寄宿学校,女孩子们虽生活清苦但仍充满了生活气息。一个修女病死了,根据法律要把她埋在市立公墓里。但修女们想把她安葬在修道院内,她们劝说割风伯伯用泥土代替修女的尸体。但割风伯伯没有信心完成这一切,最后还是让·瓦尔让提议由他假扮死去的修女装进棺材里运出修道院,到墓地后又哄骗挖墓者解救出了让·瓦尔让。他的表现赢得了修女们的感激,正式接纳了他。他成为了一个园丁,与柯赛特暂时安定了下来,享受幸福时光。

泰纳迪埃夫妇化名荣德雷特夫妇,住在老戈尔博破屋,他们把自己十一二岁的儿子加弗罗什赶到了大街上流浪。年轻人马里于斯与90岁的外祖父相依为命,外祖父吉尔诺曼是君主政体的忠实维护者,而马里于斯的父亲蓬梅西是拿破仑军队中的上校,父子政见不合。马里于斯对父亲没有好感,外祖父告诉他是父亲抛弃了他。直到父亲病了后,马里于斯才乘车前往父亲的居住地维尔农。赶到时父亲已经死了。一直以为不爱自己的马里于斯没有丝毫的悲伤,整理遗物时发现了一张纸条,要他去找一个叫泰纳迪埃的人,要尽力帮助他;因为那人在滑铁卢战役中救了蓬梅西的命。其实真相是窃贼泰纳迪埃在战场偷拿受伤昏迷的蓬梅西身上的财务,蓬梅西醒来后误把他看成了救命恩人。

父亲如此信任自己,使马里于斯对别人说父亲从不爱他起了疑心。教堂管理员马伯夫告诉马里于斯他父亲每周二三次来看望做弥撒的儿子。马里于斯更加困惑,他开始贪婪的阅读与父亲有关的拿破仑军队事迹的历史书籍和新闻,开始钦佩死去的父亲,自己也变成了狂热的拿破仑的追随者。吉尔诺曼对外孙的变化非常恼火,两人发生了激烈争吵。马里于斯出走,拒绝接受家里任何帮助。

马里于斯结交了一群法律专业的学生,并加入了一个叫ABC的秘密政治社团。领导人昂若拉,积极倡导社会变革,马里于斯认为自己找到了实现政治抱负的途径。后来因围绕拿破仑导致政见不合,他离开了社团开始独自生活,继续拒绝外祖父和亲人给他的馈赠。他和教堂管理员马伯夫成了好友,马伯父帮他找到一份工作,度过了生活难关。

马里于斯逐渐长成了大小伙子。他在街上走的时候常引得女人们回头看他,但他对女人不感兴趣。在卢森堡公园里,马里于斯巧遇陪着让·瓦尔让的柯赛特,她穿着黑衣服,楚楚动人。他立即爱上了她,经常在花园附近跟随者那两个人。白发的让·瓦尔让立刻觉察到了会发生什么,等马里于斯寻访到他们住处的时候,少女和老人已经搬走了。

马里于斯开始到处寻找柯赛特,不停的思念她。当让·瓦尔让和柯赛特到马里于斯穷邻居荣德雷特夫妇家做慈善性看望时,马里于斯认出了他们。让·瓦尔让离开后,泰纳迪埃夫妇也认出了对方就是过去的马德兰和柯赛特。他们对老相识的富有羞怒交加,准备等他们再来时实施抢劫。震惊的马里于斯向当地警局报警,沙威给他两只枪让他先回去做内应。泰纳迪埃夫妇找人帮忙伏击了让·瓦尔让,要他拿钱却遭到了拒绝。泰纳迪埃不惜表明自己的真实身份来达到目的,让·瓦尔让拒绝相认。马里于斯以为自己遇到了父亲的恩人,但到底帮助谁他很矛盾。沙威带人闯进来逮捕了嫌犯们,幸运的是让·瓦尔让在沙威认出他之前跑掉了。

泰纳迪埃的女儿爱波尼娜爱上了马里于斯,她愿意为她做一切,但马里于斯并不爱她,这让她非常苦恼。柯赛特和让·瓦尔让隐居在普吕梅街的房子里,但让·瓦尔让的想法使长大了的柯赛特很苦恼,她思念着年轻的小伙子。而一生没有过恋爱的让·瓦尔让只知道失去柯赛特就意味着失去了生命的全部。

在爱波尼娜的帮助下,马里于斯终于联系上了柯赛特,两人表达彼此爱慕之情。但感情上害怕失去柯赛特的让·瓦尔让破坏他们的幸福,决定搬迁到英格兰去。马里于斯求助于外祖父,允许他娶柯赛特。外祖父却建议他把柯赛特当作自己的情妇比较好,马里于斯勃然大怒,抗议外祖父侮辱他未来的妻子,他愤然离家。找不到被让·瓦尔让带走的柯赛特,心碎的马里于斯参加了学生们参加的政治起义。

起义逐渐失败,马里于斯和战友们坚守阵地,热情高涨,誓死为民主自由而战。在对峙中大家发现了军队的密探沙威,昂若拉把沙威捆起来准备要处死他,后又改变主意准备拿他交换一个革命者。战事激烈,为救马里于斯,爱波尼娜挡住了枪口,临终前她坦白了自己对他的爱,并把柯赛特的信交给马里于斯,信上写明了自己的住址。马里于斯亲吻了爱波尼娜那毫无生气的脸庞,让加弗罗什拿着自己写的便条去找柯赛特,希望死前能见她一面。

让·瓦尔让设法让加弗罗什相信了自己,他截下了那个便条。心里很高兴,以后马里于斯再也不会来打搅柯赛特了。但良心的驱使又使他动身去解救马里于斯。街上战斗激烈,他自愿要求亲手处死沙威,然后偷偷放跑了他。军队开始猛攻,马伯夫和加佛罗什死了,昂若拉也被军队处决。让·瓦尔让拖着受伤的马里于斯在不明就里的贪婪鬼泰纳迪埃帮助下从下水道逃脱。但他们一露头,沙威立即抓住了他们。让·瓦尔让请求沙威让他带着垂死的马里于斯去投奔马里于斯的外祖父。沙威最后同意了,还答应了对方提出的再见柯赛特一面的请求;最后甚至还放了他。这时的沙威痛苦万分,纠结于职业操守和感恩之间,因为他生活的唯一目标是不被指责,最后他投河而死。

马里于斯康复后与外祖父达成和解,外祖父同意了他和柯赛特的婚事。让·瓦尔让也拿出了一份60万法郎的嫁妆。婚礼是欢乐幸福的。此时,良心未泯的让·瓦尔让却对马里于斯坦白了自己的犯罪前科,婚礼大煞风景。马里于斯非常震惊,决定阻止柯赛特今后再与让·瓦尔让联系。孤独而压抑的让·瓦尔让躺在床上等死。

泰纳迪埃来马里于斯这里兜售关于让·瓦尔让的请报。看到马里于斯不相信他,泰纳迪埃就说出了了那天下水道口遇到的情形,并拿出自己从让·瓦尔让背着的伤者身上撕下来的一块衣襟作证,而这正是马里于斯衣服上的东西。马里于斯这才明白,正是让·瓦尔让救了自己一命。马里于斯把钱扔给了泰纳迪埃让他滚蛋,然后把发生的一切告诉了柯赛特。两人立刻赶到了让·瓦尔让的身边。带着与养女重逢的喜悦和达成和解的欣慰,让·瓦尔让在快乐中平静的死去。

一、 作者简介:

1802年,维克多·雨果出生于法国的贝尚松城,父亲是拿破仑的一名将军。他的童年大部分是在拿破仑出征西班牙和意大利的背景下度过的。11岁时他回到法国同母亲住在巴黎,开始迷恋书籍和文字。15岁那年,他开始写诗并参加比赛。

雨果是个多产的作家,涉猎各种文学体裁,但早期给他带来好评和成功的是剧作。1830年法国七月革命打开了雨果创作的大门,《巴黎圣母院》问世了。1848年他被选进法国国民议会,因政治观激进和反对国王路易而被迫逃出法国。在外一直流亡到1870年才像民族英雄一样回到祖国。他继续笔耕不辍,直到1885年去世。在现代法国历史上最盛大的葬礼上,雨果带着所有能想象到的荣誉被安葬。

雨果一直是法国文学史上最知名最受尊重的作家。他的作品是整个19世纪的文化结晶,他作为文学领域的浪漫主义领袖而崭露头角。雨果形成了自己独有的富有想象力的现实主义,他坚信保护不幸的社会成员才是现代作家的使命。

雨果写作《悲惨世界》花了20年的时间。该作品首先是一部伟大的人道主义作品,鼓励人们在面对灾难和不公时要展现同情和希望;它也展现了19世纪法国政治和社会的详细图景,表达了雨果的文学和政治观。雨果希望它能催生一个更进步更民主的未来,小说中三个人物各有象征:让·瓦尔让代表贫困使男人沉沦,芳汀代表饥饿使妇女堕落,柯赛特代表黑暗使儿童羸弱。他们都是重大问题的象征,这也是小说经久不衰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