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久久散文网 > 杂文 > 桑茶坑道中古诗-桑茶坑道中古诗题材

桑茶坑道中古诗-桑茶坑道中古诗题材

  • 杂文
  • 2022-07-07 07:18:40
  • 2607
桑茶坑道中古诗

今天天气晴朗,春色渐渐撩人,我们来看一首春景诗。

《桑茶坑道中》是南宋诗人杨万里的作品:

晴明风日雨干时,草满花堤水满溪。

童子柳阴眠正着,一牛吃过柳阴西。

这是一首平起入韵,押平水韵“八齐”部的七绝。

整首诗平仄严合,但是首句“时”押“四支”部,与二四句的“八齐”部只能算邻韵,所以这是一首典型的“孤雁出群格”七绝。

杨万里的诗歌早期学习江西诗派,后来摆脱束缚自成一家,取得了更高的成就,形成以他的号“诚斋”命名的“诚斋体”。诚斋体的风格特征是活泼自然,饶有谐趣,从内容上和理学诗对抗,从形式上摆脱江西诗派的限制。

杨万里以此成为中兴四大诗人之一,在词牌大规模昌盛、诗路逐渐萧条的时代,与尤袤、范成大、陆游齐名,又称南宋四大家。

桑茶坑道中古诗

这首《桑茶坑道中》,正是充满了这种意趣的写景作品。

“桑茶坑道中”,桑茶坑是个地名,在安徽泾县。那么这首作品就是在诗人去桑茶坑的路上所见所感。

“晴明风日雨干时”,起句用大白话交代天气,写大环境,隐隐地透露出作者的心情。雨霁云开,风和日丽,谁的心情不好呢?

“草满花堤水满溪”,承句详细写近景,花草满堤,小溪河槽涨满春水。注意这里的“草满花堤”是为了句式节奏使用的倒装,实际上就是“花草满堤”。

“童子柳阴眠正着”,转句不再写风景,而是写看到的人。可是这个牧童却是在柳树下睡着了。这里看似娓娓道来,自然亲和,实际上作者的写景是有顺序,有心机的。

桑茶坑道中古诗

花草满堤水满溪,是自然的静景,却充满了春天的生气和张力,到了第三句写牧童,却是一种酣睡的静态,一动一静的反差,人和景色却和谐共处,画面不但“活”了,而且“活”的很沉静。

“一牛吃过柳阴西”,第四句则更加通俗,牧童睡着了,牛吃草走开了。这个动态和牧童酣睡的静态是连贯的,因而这幅画面又是时静时动,虽然不灵动,却一点都不呆板。

从春色萌动,到牧童酣睡,再到牛的游走,一幅生动的春色图就展现在我们的眼前,形成了这首诗独特的生活情趣和原始朴素的美感。 读着这首作品,我们能够感受到杨万里闲适愉快的心情,想起平时在乡间偶尔见到这样的场景,是不是也跟随着一起心平气和,在平静中充满了春天的希望呢?

不言事,不说理,散淡地描写所见,却感染了读者,看似幽默平实的词语,心境却浸透纸笔。

诚斋体之浅,值得故作高深者学习。

诚斋体之蓄,值得意气张扬者学习。

桑茶坑道中古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