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久久散文网 > 杂文 > 夜宿山寺的诗意-夜宿山寺的创作背景

夜宿山寺的诗意-夜宿山寺的创作背景

  • 杂文
  • 2022-07-07 06:30:58
  • 4636

危楼高百尺,

手可摘星辰。

不敢高声语,

恐惊天上人。

夜宿山寺的诗意-夜宿山寺的创作背景

首先,说说《夜宿山寺》写的是哪座山哪个寺。有的专家考据,认为李白这首诗作于湖北省黄梅县,写的是黄梅县蔡山峰顶上的江心寺,诗题是《题峰顶寺》:“夜宿峰顶寺,举手扪星辰。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根据是蔡山峰顶上的江心寺是唐初尉迟恭修建,而且正殿的大梁上曾书有“贞观八年(公元634年)尉迟恭敬修”的字迹;还说山石镌刻有李白“夜宿江心寺”诗句。而且有“蔡山江心寺十二景”之说:“江心古寺、支公晋梅、危楼百尺、诗仙泼墨、石狮望江、竹缆遗痕、残岩夕照、噌吰锣鼓、龟峰独秀、义门古墓、王母莲池、浔阳古井。”其中“危楼百尺”与“诗仙泼墨”显然是说《夜宿山寺》这首诗就是写于此地。

而另一种看法,则认为《夜宿山寺》其实是李白年少时写的《上楼诗》:“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理由是四川省绵阳市龟山顶上有座越王楼。越王是指唐太宗李世民第八子李贞,越王楼就是他任绵州刺史时所建。说这座楼规模宏大,富丽堂皇,楼高十丈(即百尺),时居四大名楼之首(滕王阁高九丈,黄鹤楼高六丈,岳阳楼高三丈)。还说它所收录的李白、杜甫、王勃、陆游等历代大诗人题咏越王楼诗篇多达154篇。而李白年少时是去过越王楼的。

我觉得小学语文课本所选的《夜宿山寺》应是李白年少时写的《上楼诗》。理由有三:一是它与《上楼诗》的内容一字不错;二是诗中写“危楼高百尺”,而越王楼正是“楼高十丈(即百尺)”。三是诗中的字字句句都流露着孩子的天真纯洁的情感。问题是,小学语文课本的编者不该随便改变诗的题目。

其次,解释部分词语:1.危,高的意思,不得理解为危险。2.星辰:指天上的星星。

最后,欣赏这首诗。

一.前两句是:“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用的是景物描写的手法。“危楼高百尺”,不只是写楼高,而且也写出了山之高耸。须知,越王楼不是从平地上盖起的,而是建在绵阳市龟山顶上的。你想,诗人登上了高山,继而登上了高楼,最后又登上了高楼的最高层,那还不是就要上天了吗?所以,诗的头一句就会引起读者的兴趣:为什么诗人有意用了“危”与“高”意思重复的两个词?是李白的疏忽呢,还是另有深意?我说是后者。诗人想告诉我们,他所上的是高而又高的高楼,而且更为下一句诗“手可摘星辰”作了铺垫。这是多么高妙的艺术呀!现在,我们不用意思重复的“危”“高”这两个词,可以把它改为“此楼高百尺”或“高楼有百尺”等,你不觉得读起来别扭,品起来索然无味吗?这里还要插几句话进来:有的评论文章说“危楼高百尺”是夸张,这是不对的。因为前面说过,李白所登之楼正是百尺之高(十丈)。李白写过庐山瀑布,其中一首说它是“三千尺”,另一首则说它是“三百丈”,这都是写庐山瀑布的大约长度,并非夸张。还有,毛泽东写的《登庐山》有“跃上葱茏四百旋”的句子,其中的“四百旋”也不是夸张,而是说,上庐山的盘山路大约有四百圈左右。

接着说“手可摘星辰”。这句诗紧承第一句,除了又一次突出了山高与楼高之外,至少还有3个作用:第一个作用是,告诉读者,诗人登楼的时间是夜晚,否则怎么会有“星辰”呢?第二个作用是,流露出诗人能与天上的星星在一起的惊喜。有的评论者说:这句诗“把山寺的高耸和夜晚的恐惧写得很逼真”。不妥。要知道,诗人明明说他要试着“摘星辰”,怎么会有“恐惧”感呢?第三个作用是,不仅显示了诗人的浪漫情怀,而且也为读者开启了想象的空间。

二.后两句是:“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其写作之妙至少有两处:第一处是承上启下。第二句诗说“手可摘星辰”,那就说明诗人已经在天上了,这是承上;第三句说“不敢高声语”,那就说明有所顾忌与担心,这是启下。由于诗人用了承上启下的写法,所以全诗环环相扣,前后贯通,一气呵成。第二处是善于炼字。你看,“不敢”与“恐”不只是写诗人的心理活动,也不一定是自言自语,很可能正是暗中描绘诗人与一起登楼者神秘兮兮地悄悄说话的情境呢!特别是最后一句的最后一个字,真炼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请想想,明明是“恐惊天上神”,却为什么偏偏要写成“恐惊天上人”呢?难道天上会有人吗?难道“神”字会影响诗的格律或平仄吗?如果都不是,那么,李白诗中的“人”字,又有何用意呢?这一点诗人是不会告诉我们的,他分明在撩逗读者,让读者展开想象的翅膀,在他用诗句铺设成的广阔天空中自由飞翔。笔者此刻想到了李白的诗句,一是《月下独酌》:“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一是《梦游天姥吟留别》:“脚著谢公屐,身登青云梯。半壁见海日,空中闻天鸡。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仙之人兮列如麻。”

于是,我在恍惚中居然飘游在李白所在的天空之中,与日月星辰在一起,与“纷纷而来下”的“云之君”,还有“列如麻”的“仙之人”在一起。在这个时空里,我是神呢,还是人呢?我不能回答自己。这就是“恐惊天上人”给我的启示。

这篇文章结束前,我要说的是:不管这首诗写的是江心寺还是越王楼,都是李白年轻时候的作品。联系李白一生所写的诗文,其独特的创作风格一如他的品质与性格,至死不渝。那就是行云流水而且一气呵成的语言特色,那就是汩汩流淌又能一泻千里的浩然气势,那就是色彩斑斓近乎飘飘欲仙的奇妙想象,那就是书写真实兼融浪漫主义的交响乐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