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久久散文网 > 杂文 > 妇孺皆知的造句(妇孺皆知的意思)

妇孺皆知的造句(妇孺皆知的意思)

  • 杂文
  • 2022-07-04 13:17:31
  • 2275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和“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这两句诗词可以算得上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不仅如此,这两句还出自同一个词牌名,那就是“沁园春”。

“沁园春”在古典诗词之中名气也谈不上有多大,但到了近现代,却一飞冲天,成为后人难以超越的标杆。

妇孺皆知的造句

本来按照这个词牌名的缘起,不过是伤春之时抒发伤怀的情愫罢了,但是正如词牌名的知名度一下子一飞冲天一样,它的情感内蕴也同样一飞冲天。

初中时代都学过《沁园春·雪》,只看题目都觉得很有意思,一个是“春”,一个是“雪”,两相对比,必然生出一番滋味来。而在这首词中,词人确实也挥发出了无比灿烂的心境——在冬雪飘洒之中,将所有的情怀寄托于美丽而充满希望的春天: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妇孺皆知的造句

这是词人的豪情,可以谈得上前无古人。毕竟之前的词人报国志向再怎么豪放,也不过是为了做个厉害的将军罢了,所谓“匹马戍凉州”,但是在这里,词人却把自己和古往今来的帝王作比较,境界显然又是更上一层。

高中阶段的《沁园春·长沙》,其实写得更早,1925年的词人才三十多岁,比那一首“沁园春”足足早了11年。彼时的词人内心依然闪耀着青春的梦想与光芒,即便是面对萧瑟无比的秋天,内心却抑制不住青春的激情:

“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妇孺皆知的造句

那么,这两句对比一下,哪一个更富豪情?

首先,从语句气势上来讲,设问句的使用比陈述句表达的情感更为充足。问句本身的作用就在于加强语气,在这里,“谁主沉浮”显然更胜一筹。

其次,从写作时间来看,《沁园春·长沙》是写于37岁时,而《沁园春·雪》写于48岁,虽然后者的年龄更为成熟,但是前者的激情却也是不可替代。毕竟从时空的角度来讲,前者目光投向天地之间,“怅寥廓”,远比后者的“数风流人物”获得更多的内涵与厚重。后者只是侧重于历史层面,与前者的“天地之间”还有差异。

妇孺皆知的造句

再次,“主沉浮”与“风流人物”之间的关系。究竟谁才是主宰?风流人物无论是唐宗宋祖还是秦皇汉武,历史功绩彪炳史册却也是遭到后人的不少非议;然而前者的“谁主沉浮”绝不仅限于帝王,而是振兴、改变当前的形势。

最后,从流传范围来看,显然是《沁园春·雪》更富竞争力,但是整体来看,显然“谁主沉浮”完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