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久久散文网 > 杂文 > 寻找幸福的起点-幸福的起点英文

寻找幸福的起点-幸福的起点英文

  • 杂文
  • 2022-07-04 08:15:26
  • 2737
寻找幸福的起点

剧照《千与千寻》

午后的阳光斜斜地照在大地上,给大地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黄,小松靠在墙根,嘴里叼着一根草四十五度望天,脸上红肿一片,头发乱糟糟的,一看就是被人打了,他却丝毫不在意地揪了揪头发,继续望天。

小松今年九岁,瘦瘦小小,一幅营养不良的模样,有人说他天生不足,从小身体就弱,是娘胎里带来的。

唉,一声叹息像是在感叹,又像是在哭泣,没有人知道此刻的小松在想什么?那些总是欺负的他的小伙伴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整日就知道追着喊他是个没妈的孩子。

有时候,小松也会想,为何他要出生?爸爸不喜欢他,外公外婆也不喜欢他,至于爷爷奶奶对他也是淡淡,大概是有堂哥堂姐和表哥表姐,在一众儿孙中小松显得无足轻重。

特别是爸爸每次喝醉酒往死里打他,一边打一边说,“都是因为你,你妈才没了,都是因为你……”

双眼猩红,拳头用力地锤在身上,那一刻,小松觉得他快要死了,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有时候还会饿肚子,好像没有人喜欢他。

唯一给过他温暖的后妈也离开了,后妈是唯一一个喜欢他,唯一一个告诉他,他没有错,在那样的情况下,所有妈妈都会选择孩子,选择牺牲自己。

压在心口那个叫作愧疚的大石头终于消失了,可是后妈不能接受爸爸整日酗酒,整日抱着妈妈的照片哭泣,很多人都说爸爸是个深情的男人,这样的男人错不了。

无数个夜晚,他好似能听到后妈的哭泣声,还有爸爸不耐烦地说话声,他看着后妈脸上的笑容愈来愈淡,直到消失,他追在后妈身后,祈求她不要走,但后妈还是走了。

小松第一次怨恨爸爸,为什么要把后妈气走?那么好的人,后妈刚来时,他像很多小孩子一样排斥后妈,他以为后妈会像爸爸一样打他,骂他,责怪他害死了妈妈。

后妈没有,奶奶让他喊妈妈,但后妈微笑地蹲下身体送给他一个汽车模型,摸着他的头说,“不要勉强自己,你可以叫我阿姨、名字都可以,只是一个称呼而已。”

当时只有七岁的他真的叫了后妈的名字,后妈没有生气,和他一起玩汽车模型,带他去游乐场,那是他最快乐的时光。

在爸爸喝醉时指着他的鼻子骂时,后妈挡在他面前,据理力争,大声说不是小松的错,几乎所有的母亲都会做出那样的选择,并且一再告诉小松不要自责,天上的妈妈看见了会难过。

那是小松第一次听到妈妈的离去不是他的错,他哭了很久,从小他就没有妈妈,奶奶告诉他,为了生下他,妈妈大出血走了。

从此,爸爸就认为是他害死了妈妈,外公外婆也不喜欢他,他们说他和妈妈长得很像,看见他就像看见了妈妈,让他们心痛。

寻找幸福的起点

剧照《千与千寻》

有时候,他会拿着妈妈的照片看,爸爸会说他没有资格看妈妈的照片,奶奶说爸爸妈妈感情很好,很好。

妈妈是爸爸从小就喜欢的女孩,喜欢了好多年,追了好几年才追上,分外珍惜,就是因为他的出生,才让爸爸失去了爱人。

小松并不懂得爱情,他有时候在想假如他没有出生,是不是爸爸就不会天天喝酒,会快乐地生活。

但爸爸好像还是爱他的,有无数个夜晚,他睁眼时,总能看见爸爸坐在他旁边悄悄掉泪,也会帮他盖被,有时候还会抱着他哭。

医生说爸爸病了,是心病,他也不懂是什么病?就知道爸爸不快乐,爸爸被医生带走了,他成了一个没有妈妈也没有爸爸的孩子。

跑去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他们总是叹气,说爸爸太痴情了,妈妈都走了九年了,愣是没走出来。

两年前爷爷奶奶以死相逼让爸爸再婚,婚姻只维持了短短两年,后妈还是看在爷爷奶奶千求万求的面子上待了两年,最后还是选择了离开。

曾经,小松有些怪后妈,明明说会永远陪着他,却食言了,但他渐渐长大,他原谅了后妈,那样一个善良美丽的女人,不应该留在他们这个不幸的家庭受苦,应该幸福快乐地生活。

小松大学选择了学医,小松也不知为何在填志愿时选择了医学?可能是为天上的妈妈,也可能是为浑浑噩噩的爸爸,爸爸依旧整日醉醺醺的,但不再像小时候那样喜欢冲着他挥拳头,大概是他长高了,长大了,也可能是爸爸老了,打不动了。

都说医者不能自医,他觉得自己病了,但他好像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他一直觉得他是一个性格扭曲的孩子,他渐渐懂得了爸爸对妈妈的深情,对于妈妈而言,是幸福的,但对于爸爸来讲是痛苦的。

寻找幸福的起点

剧照《千与千寻》

“逝者已逝,生者如斯,”每个人都懂,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爸爸就做不到,小松已经三十岁了,爸爸依旧活在过去,活在对他的怨恨中。

有时候看着爸爸像坨烂泥一样瘫在床上,他会拿把刀塞进爸爸手里,指着自己的脖子大吼,“往脖子上砍,这样你就解脱了,我也解脱了。”

他也不知道这样对不对?有时候会想起后妈,如果当年后妈没有离开,他会怎么样?至少不会这么孤独。

虽然小松不再觉得妈妈的离去是他的错,但看着爸爸颓废的模样,他还是会怀疑是不是他的出生是个错误?如果当初他没有那么争气活下来,或者他长得不那么像妈妈,是不是爸爸就不会始终活在过去。

爷爷奶奶的头发已经全白了,在过年时,会催促他找个女朋友,早点成家,总是说希望在他们闭眼前能见到孙媳妇,他们就放心了。可是,世界那么大,竟然没有一个姑娘让他心动,他不想成家,不想结婚,他觉得他给不了姑娘幸福。

在医院见惯了生老病死,他显得格外冷漠,还记得刚进医院时,看见一个病人在他眼前咽气,盖上被单,他竟然没有一丝动容,就像一个没有心的人,站在那里,看着病人家属哭得死去活来,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有时候他觉得自己是个无情的人,直到再次遇到后妈,后妈已经双鬓花白,是个五十多岁的中年女人,没有了曾经的漂亮的脸庞,从她平和的笑容中看得出过得很幸福。

后妈有一儿一女,还有一个爱她的丈夫,后妈躺在病床上,冲着他说谢谢,他的心微微颤抖,虽然后妈没有认出他,他也没有说出口,他觉得他不应该打扰后妈幸福的生活。

直到后妈出院,他都没有说出口,只是后妈住院期间,他查房的次数多了些,那一刻,他发现他的血是热的,他不是一个无情的人。

后来,他收到一包糖,味道很甜,就像小时候后妈给他买的一样甜,看着那熟悉的字迹,“松松,要快乐!”

他才知道,后妈认出了他,并没有忘记他,他站在妈妈墓碑前,诉说着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他对妈妈没有任何印象,就算是想起妈妈这两个字也是后妈那张脸。

寻找幸福的起点

剧照《千与千寻》

生活还在继续,爷爷奶奶相继离世,他依旧形单影只,爸爸也依旧浑浑噩噩,整日抱着酒瓶,偶尔会在梦中呼喊妈妈的名字。

小松成了同事口中的老松,爸爸竟然破天荒地清醒了,扔掉酒瓶看着他说,“你妈妈给我托梦了,她说她恨我没有好好照顾你。”

小松无言以对,他已经三十六岁了,已经过了需要爸爸的年纪,可是爸爸好像真的戒酒了,整日在家里忙忙碌碌,中午还跑去医院给他送饭,当着同事的面给他擦嘴,就差喂他吃饭了,他们都说他们父子感情好。

小松冷眼旁观,爸爸竟然坚持了一年没有喝酒,成了一个家庭妇男,整日围着围裙围着锅台转,他下班了,就围着他转,这样的爸爸让他既陌生又期待。

在他三十九岁那一年,遇到一个心动的姑娘,姑娘长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像是会说话一样,眨呀眨,一头利落的短发,多了一份英气,少了一份柔弱。

他们自然而然地在一起了,爸爸很是欣喜,拿出一个手镯塞进姑娘手里,说是妈妈的遗物,姑娘没有嫌弃,直接戴在了手腕上。

当他和姑娘回家时,才发现,姑娘是后妈的女儿,他竟然有丝欣喜,他其实一直想叫后妈一声妈,只是曾经他年纪小,不愿意承认他很期待有个妈妈疼他,爱他。

爸爸再一次让他震惊,倔强的爸爸竟然提着大包小包去帮他求取他心动的姑娘,还九十度弯腰给后妈道歉,祈求后妈成全他的幸福。

过程很艰辛,求了一年多,大概是后妈烦了,爸爸整日提着礼品上门,帮着做家务,帮着买菜,什么都干,像个钟点工一样准时报到。

上天不负苦心人,他们终于在一起了,婚礼温馨而浪漫,他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喊后妈一声妈了。